亿源彩票_亿源彩票|官网

把枪放在了腰间这样从巷子口经过的行人就看不

  杨逸是不打算跟萧苒有太多交集的,不是一路人,牵扯那么多干什么,再说杨逸跟萧苒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但是这个大美女杨逸肯定也忘不了,再说他刚进监狱那会儿萧苒还帮了一个大忙,不说萧苒给的钱算是欠他的,还是借给他的,但出狱之后这么久也没打个电话好像也说不过去。
 
    想了想,杨逸决定还是打个电话,对萧苒报个平安,说声再见,然后他这个手机也就该扔了,萧苒以后也无法再联系到他,大家也算有始有终。
 
    杨逸都要拨电话了,但是候车大厅里人太多,而且一直响起的提示广播还容易暴露位置,想了想,杨逸决定还是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
 
    杨逸离开了候车大厅,就在大厅门口不远的地方拨通了电话,因为他不想离候车大厅太远,可能一会儿就得上车了呢。
 
    杨逸拨通了电话,等着电话里传来了还算熟悉的声音后,他微笑着道:“嗨,你好啊美女。”
 
    “是你?我靠,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啊!”
 
    萧苒的语气听起来很不满,杨逸正打算编造个谎话来把他这段时间的经历搪塞过去的时候,却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候车大厅的门口站了两个人,他们的穿衣打扮看起来很普通,可他们的神态和站立的姿势让杨逸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而他们是刚刚留在哪里的,另外还有四五个人已经直接进了候车大厅。
 
    留在车站大厅门口的两个人开始扫视四周的每一个人。
 
    杨逸觉得非常不舒服,不舒服的原因是那两个站在候车大厅门口的人看他的眼神,那是审视的眼神,非常仔细的在杨逸身上来回打量,在监狱里培养出对危险的直觉让杨逸对这种眼神发自本能的难受。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留后患
 
    站在车站大厅的两个人不只是观察杨逸一个人,这让杨逸的感受稍微好了一点点,不至于太过紧迫,但尽管如此,神经已经绷紧的他以至于都没听清楚萧苒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杨逸捂住了话筒,笑道:“我在车站这边,现在我过去找你。”
 
    说话的时候,杨逸很自然的朝着旁边开始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已经扭头看向了别人的壮汉突然扭头看向了杨逸,紧接着,他旁边的同伴也迅速扭头看向了杨逸。
 
    杨逸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两人,他没有选择转身向后走,而是迎着两个人走了过去。
 
    和两个人擦身而过,杨逸没有进入车站大厅,他选择走向了距离车站大厅不远的一条巷子。
 
    “喂,你听的到吗?喂?听的到吗?你在干什么?”
 
    杨逸放开了捂着的话筒,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在了兜里,但就在这时,他就听身后有人大声道:“站住。”
 
    话音刚落,一只手就抓住了杨逸的胳膊,杨逸好悬没有将抓住他胳膊的那只手给掰断,然后他立刻扭头,一脸惊愕的道:“干什么!”
 
    一个中年男人抓住了杨逸的胳膊,满脸阴沉,而紧接着另一个人就赶上前来,抓住了他另一只胳膊。
 
    杨逸先是惊愕,然后立刻就显得惊恐起来,他被人一左一右夹在了中间,略微挣扎了一下,杨逸大声道:“你们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闭嘴!”
 
    杨逸身侧的男人低声说了一句后,另一个人则是恶狠狠的道:“不许出声,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但你要是敢大声叫嚷我就给你一枪,你想吃子弹吗?不想挨一枪就给我闭嘴,乖乖配合你不会有事的。”
 
    配合着说话,一把手枪从杨逸右边的人手上出现,然后他将手枪放在了自己的外套里面,顶住了杨逸的腰。
 
    杨逸对于惊恐表现的十分到位,他的身上是颤抖的,腿都软了,让两个挟持着他的男人不得不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才能把他带走。
 
    汽车站旁边就是一条小巷,小巷里满是散落的垃圾,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几乎没有其他的选择,杨逸很快就被带进了旁边的小巷。
 
    把杨逸带进了小巷里,其中一个人松开了杨逸的胳膊,低声道:“叫什么名字!”
 
    另一个人把杨逸推到了墙边,然后手上握枪,把枪放在了腰间,这样从巷子口经过的行人就看不到他手上的枪了。
 
    杨逸没有报自己的名字,他战战兢兢的道:“别伤害我,我把钱给你们,手机,给你们手机,什么都给你们……”
 
    “闭嘴!”
 
    拿枪的男人凶狠的呵斥了一声,然后低声道:“他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看着不像,但勒夫先生说他是,他马上过来。”
 
    拿枪的人打量了杨逸一眼,低声道:“我看着他不像,应该是搞错了,只凭走路能看出来什么。”
 
    “闭嘴,不要说了,我来搜他的身!”
 
    没拿枪的人对着杨逸低声道:“不许乱动,我们不是劫匪,但我们比劫匪可怕的多,如果这是个意外你很快就可以离开了,但你要是敢乱喊乱叫那你就会没命,别动,把腿分开。”
 
    说话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把手伸到了杨逸腰间,左右摸了摸没发现有枪,随即就伸手要去摘杨逸的包,与此同时他还伸脚到杨逸的两脚之间,左右一踢,示意杨逸把腿分开好方便他搜身。
 
    杨逸现在已经明白了一些事,这两个人不是警察,也不是cia,如果是的话他们会亮明身份来让杨逸配合,他们不是执法人员,但就是冲他来的。
 
    当那个给杨逸搜身的人终于挡住了同伴枪口的时候,一直颤抖的杨逸终于动了。
 
    左肘突然暴击,一肘子磕在了就在杨逸身前的那人喉结上,然后左手画圆,反手一把搂住了那个人的后脑手,与此同时左膝盖猛烈上顶,在左手的配合下,膝盖准确的重重顶上了那个男人的鼻子。
 
    杨逸是反手搂住的那个搜他身的人后脑,为什么用反手去楼而不是是用更舒服的正手把人搂回来,这是因为他反手拉人可以更快的放手,一击之后,可以几乎毫无停滞的立刻让左手发挥作用。
 
    杨逸是两只手同时动的,他左手放倒了一个,右手却是猛然向前一把抓住了那支一直对准了他的手枪。
 
    右手用力将手枪掰向了另一边,使之无法对准自己,已经收回的左脚落地,右脚啪一下就踢了出去。
 
    这一脚正中拿枪者的肚子,就在这时,那个拿枪的人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了墙上,打出了一个小坑。
 
    杨逸能够发挥作用的左手此时摸到了自己的腰间,就在腰带扣的位置,杨逸拔出了他的刀。
 
    月亮。
 
    寒光闪过。
 
    杨逸只能反手握刀。
 
    只是将胳膊一伸,但杨逸横起的刀划过了拿枪的人,将他的脖子划开了一半。
枪让杨逸有些紧张,他的手也太紧张,以至于猛然扣动扳机带歪了枪口。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枪手现在用手捂着伤口,满脸绝望的躺在地上,张大了嘴只是想要把空气呼吸进肺里,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以至于打在他耳朵旁边的一枪都没能惊扰到他。
 
    杨逸放低了枪口,几乎快要对准了那个人的鼻子开了一枪。
 
    其实杨逸不想杀了两人,但是这两个人都近距离的看过他的脸,所以他必须确保两人去死,有一丝一毫生还的可能都不行。
 
    现在已经彻底解决了后患,杨逸撒腿就跑。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